要闻极速时时彩
当前位置:

薄熙来案第二日庭审第十份对话实录发布

来源:极速时时彩水利报 编辑:admin 发布日期:2019-10-26
时刻新闻
—分享—

審判長:依照最高人民法院關於適用《[中華 的拚音:zhōng huá]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》的解釋第二百一十三條的規定,向證人發問應當遵循以下原則:

(一)發問的內容應當與本案事實有關;(二)不得以誘導方式發問;(三)不得威脅證人;(四)不得損害證人的人格尊嚴〖极速时时彩环保混凝土〗。公訴人是否明白?

公訴人:明白。

審判長:被告人是否聽明白了?

被告人:明白。

審判長:辯護人是否明白?

辯護人:我還是持有異議■极速时时彩揭秘■。

審判長:按照[中國 的拚音:zhōng guó]的法律規定這是很明確的。

辯護人:沒有條文。

審判長:《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》的解釋第二百一十三條有明確規定。

審判長:公訴人[可以 的英 文:can]向證人發問。

公訴人:證人王某某,關於大連市人民政府[負責 的拚音:fù zé]上級單位涉密場所改造工程,上級單位撥款人民幣500萬元有關的情況,你原有證言是否屬實?

證人:屬實。

公訴人:請再簡要陳述上述事實經過。

證人:2000年8月我時任大連市規劃土地局局長,薄熙來任大連市市委書記,8月的一天薄熙來叫我到他辦公室,給我布置了一項上級有關部門的涉密工程,我到上級部門找有關領導之後就[開始 的英 文:appeared][準備 的拚音:zhǔn bèi]工程,在項目的實施過程中,薄熙來於2000年年底調任遼寧省政府省長,這個項目一直到2002年才[結束 的拚音:jié shù],在這一年多的時間,因這項工程是涉密工程,我都跟薄熙來[單獨 的英 文:alone]匯報,到2002年2月這個項目竣工後,該上級單位決定給大連市政府返還500萬元工程款的[事情 的拚音:shì qing]我給薄熙來一塊匯報了,薄熙來聽完後想了一下,然後說這件事我還沒想好,讓我再考慮考慮。過了一段時間,上級某單位的某位領導打電話來問這500萬元的工程款薄熙來的[意見 的英 文:remark]是什麽意見,當時我說我再催一下,我就從大連又趕回[沈陽 的英 文:Shenyang],把上級某單位的某位領導催問500萬元工程款的事情給薄熙來簡要地匯報了一下,試探地說,這個工程是個涉密工程,資金相對比較[安全 的拚音:ān quán],能否給你留作家用,薄熙來想了一下之後說可以,就這麽定了,說你先等一下我給開來打個電話,[這樣 的英 文:then]他就給薄穀開來打了個電話,在電話中薄熙來說上級某單位有一筆500萬元工程款我想留給你做家用,具體你找正剛商量,過了一段時間薄穀開來給我打電話約到沈陽其友誼賓館的家中見麵,見麵後,我就說上級某單位有500萬元工程款的事情,她說我[已經 的拚音:yǐ jing][知道 的拚音:zhī dao]了,說領導已給我交待了,她說這件事情她已經[完全 的拚音:wán quán]委托北京律師事務所的趙某某處理這個事情,又過了一段時間後趙某某給我打電話說他已經到大連了,在一個[咖啡 的英 文:coffee]館裏約我見麵,趙某某說開來已經把事情給我交待清楚了,我已經把事情安排完了,你把你所推薦的這一家施工單位的[聯係 的英 文:links]方式[告訴 的英 文:tell]他就行了,這樣我就將大連某單位嚴某某的電話告訴了趙某某,直到2005年有一天,趙某某給我打電話說還有一部分尾款沒有到,我又給嚴某某打了電話,他說馬上到。然後我就沒有再問這個事情。

公訴人:證人王某某,大連市政府承擔的這項工程誰安排你具體承擔?

證人:薄熙來安排的。

公訴人:薄熙來當時擔任什麽職務?

證人:當時他擔任大連市委書記。

公訴人:安排工程以後他調任遼寧省省長?

證人:是的。

證人:這是個涉密工程,我必須向被告人匯報。

公訴人:上級單位要給500萬元,你為什麽要給薄熙來匯報?

證人:這是個涉密工程,我是按薄熙來指示辦的,[隻能 的拚音:zhǐ nénɡ]給薄熙來匯報。

公訴人:你說第二次找被告人時給薄熙來說將這500萬元給薄熙來補貼家用,為什麽有這個提議?

證人:是[感 的拚音:gǎn]恩之情。我深受薄熙來器重,我從國外回來,對我有知遇之恩。

公訴人:當時薄熙來安排你給薄穀開來商量的[時候 的英 文:When]是怎麽說的?

證人:就說上級給500萬元工程款,想給你留作家用,具體你找王某某商量。

公訴人:後來你和薄穀開來是怎麽商量的?

證人:我提到500萬元工程款的事情,薄穀開來說這個事情我是知道的,你們領導已經給我說了。

公訴人:你們領導指誰?

證人:薄熙來。

公訴人:薄熙來給薄穀開來打電話是你要求的嗎?

證人:不是,是他主動打的。

公訴人:這500萬元的事你給大連市[其他 的拚音:qí tā]領導說過嗎?

證人:沒有。

公訴人:款是怎麽轉的?

證人:具體怎麽轉的不清楚,後來我沒再過問這件事。

公訴人:你當時找的趙某某?

證人:是。

公訴人:你先把錢轉到哪兒?

證人:大連某公司。

公訴人:你是怎麽安排的?

證人:我按照薄熙來的意見轉到大連某公司,我給該公司的經理嚴某某打過電話,說上級撥的500萬元工程款轉到你這兒來,讓他再來與趙某某聯係。後來就是嚴某某按照我的要求與趙某某聯係了。

公訴人:後來是怎麽轉的款?

證人:2009年我又接到趙某某的電話,說有部分尾款沒有到。

公訴人:你給嚴某某打電話告訴他這錢是給他的還是臨時放一下?

證人:是臨時放一下,我說將500萬元工程款暫時先放一下,你找一下趙某某,具體怎麽辦你們再商量。

審判長:被告人可以向證人發問。

被告人:你對檢方多次交待,你過去做的筆錄[都是 的英 文:All are]實話嗎?

證人:都是實話。

被告人:你是什麽時候[認識 的拚音:rèn shi]穀開來的?

證人:具體時間記不清了。

被告人:你當時給我錢的時候想把500萬元給我,你是具體怎麽給我說的。

證人:因為這個工程是保密工程,資金比較安全,是否可以留作家用。

被告人:你聽說過穀開來需要錢嗎?

證人:這跟本案沒有關係,我不想回答。

被告人:當時你想跟李某某請示前找過我沒有?

證人:找過。

被告人:我說的什麽?

證人:你說:“你找李某某吧,已經打完電話了。”

被告人:在[預算 的拚音:yù suàn]報告時,你已經找過我,我就跟你說我已跟李某某打完電話了?

證人:是。

被告人:我打電話給穀開來,你在場嗎?

證人:在場。

被告人:我在電話裏怎麽跟薄穀開來說的?

證人:說上級單位有500萬工程款,想給你留給家用,具體怎麽用你們商量。

被告人:你在哪見的薄穀開來?

證人:沈陽友誼賓館家裏。

被告人:薄穀開來怎麽給你說的?

證人:你們領導已經給我說了,我已經知道了。

被告人:薄穀開來知道上級500萬工程款的事?

證人:她說你跟她說了。

被告人:你和薄穀開來具體怎麽講的?

證人:上級某單位有一個500萬的工程款,她說這事我知道了。

被告人:如果馬某某要問你這筆錢的下落,你[如何 的拚音:rú hé]回答?

公訴人:被告人假設的[問題 的英 文:foul-ups],不應由證人回答。

被告人:那在這個涉密工程之前,2001年初,我已經讓你去找李某某了,你說我還願意對李某某保密嗎?

證人:因為預算、決算等我都是跟你匯報的,我從來沒有跟李某某匯報過。預算、決算、進[度 的拚音: dù]都是給你匯報的。

被告人:不能去跟大連市領導講,是什麽意思?

證人:我無權跟大連市領導去講。你作為領導你講,是你掌握這個保密工程的。

審判長:今天庭審到此結束,證人先退庭,明天[上午 的拚音:shàng wǔ]繼續開庭,證人明天上午繼續作證。現在休庭,明天上午8點30分繼續開庭。

阅读下一篇

返回水利频道首页
网站地图